欢迎光临艺术期刊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资讯

戏曲身段在舞蹈创作中的运用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4-11

戏曲身段在舞蹈创作中的运用

 
【摘要】:戏曲艺术是我国民间艺术和传统文化的宝贵积淀与财富,戏曲艺术中的各种角色、唱腔、身段、舞美、音乐都是现代舞台艺术研究的范本和借鉴的对象。本文主要研究戏曲中的身段表演和现代舞蹈形式的结合,首先介绍了戏剧身段的分类和艺术价值,立足现代舞蹈发展现状,举例说明戏曲身段在舞蹈创作中的运用,最后简要阐述了舞蹈中吸收戏曲身段能够带来的艺术创新。
 
【关键词】:戏曲身段;舞蹈创作;艺术创新;民族特色
 
【引言】:我国的民间戏曲形式种类丰富,戏曲文化博大精深,京剧、粤剧、豫剧、川剧、昆曲、黄梅戏、二人转、皮影戏等表演形式都以其各自鲜明的唱腔、惊艳的舞美造型和优美的舞台表现深入人心。随着现代艺术的不断发展,各种艺术形式层出不穷,舞蹈、舞剧、话剧等都开始不断地学习和融入中国特色的民间元素,在作品创作和舞台表现等多个方面融入古代戏曲元素,尤其是现代舞蹈的创作和表演中更是频繁地吸收和学习古代戏曲中的肢体语言,京剧、川剧等艺术形式中的身段艺术常常能启发现代舞蹈动作的选择和创新。
 
一、认识戏曲身段
1.戏曲身段的类型
我国戏曲种类繁多,但多以讲述历史故事、塑造人物形象为主要目的,戏曲有“四功”,讲究“唱、念、做、打”,“唱”和“念”主要侧重于音乐、台词功力的表达,而“做”和“打”则主要考验表演者的动作技巧和身段表达。身段就是戏曲中的一个专业词汇,它是戏曲表演中所有肢体语言包括神态等的总称。身段对于揭示一个角色人物的内心活动和情感表达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从最不惹眼的手势、站姿、眼神到走步、踢腿、翻转再到扣人心弦的武打动作和刷枪弄棒的技巧,每一个动作都是由内而外的一种表达,是一种能够表达情感和人物性格特征的肢体语言[1]
“手眼身法步”是戏曲表演的五种技法,也是身段表演的主要表达载体,手势是人根据不同的情境和表达的需要,用指、腕、肘、臂做出的动作,在不同的戏剧角色中国,有不同的手势语。如五指张开做虎爪式是一种勇猛、强壮的体现,而“兰花指”则是我们常听说的,用来表现一个女子的柔弱、害羞、内敛和含蓄。手势语言运用的大家就是我们熟知的京剧名伶梅兰芳先生,根据国内外学者对其表演的研究和总结,已经归纳出50多种梅先生的手势语,不仅造型优美、赏心悦目,也是对于京剧语言的一种细化和具象表达,更利于国粹的传播和国际化。眼神是心灵的窗户,对于戏曲表演来说,眼神是否传神十分关键,在很多时候,眼神的表现还需要靠妆面来进行烘托。要说身段,最重要的还要数站姿和台步,以京剧为例,小生和旦角就有不同,丁字步能显示出小生的气宇轩昂,而轻盈的小碎步则是花旦角色的不二选择。武生角色还要掌握很多舞刀弄枪的动作技巧,比如拉山、挂单脚、亮相、七星步、顺风旗、走圆台等等。有时,为了更好地表现某个场景和动作,还要加上一些特殊的舞美道具,如水袖、扇子、甩发等[2]
2.戏曲身段的艺术价值
戏曲身段有着固定的程式化语言,也有着极其重要的艺术价值,从演员的身段表演中,能使欣赏者更加身临其境地感受在故事背景和年代下的情节变化和人物心理,,不仅仅能够使舞台效果更加立体生动,也能进一步地突出人物性格特征,展现内心情感和态度,对于描摹人物心理、刻画故事细节、推动情节发展,使得戏曲表演更加形神兼备、独具魅力。在一代又一代的学者和艺术家们的悉心研究、学习、提炼、传承和创新下,戏曲身段也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身段之美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华戏曲文化的璀璨和丰富,也让我们能感知艺术和生活的美好,在舞蹈中结合戏曲元素,能够让现代舞更加具有传统文化的厚重感,也是对于现代艺术保留中国特色的一种开拓和创新,对于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以及民间艺术文化的保护也是功不可没的。
二、戏曲身段在舞蹈创作中的运用
    虽然舞蹈和戏曲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但是从舞蹈的历史发展和现状展望来看,其与戏曲又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戏曲艺术起源于各地,尤其在民间文化盛行的地区,仍然保留了很多对于戏曲的忠实爱好者,舞蹈艺术由于也是肢体语言的情感呈现,可以说与戏曲有着内在的共同之处,也有很多舞蹈爱好者本身是戏曲的忠实粉丝,在学习或者教授、编排舞蹈时也会充分借鉴和学习戏曲传统元素。学习戏曲身段和身韵之美,不仅让众多的舞蹈学习者提高了身体的柔韧度和协调性,也对舞者古典美气质的培养和文化底蕴的丰富意义深刻。在地方民间文化传承的过程中,很多政府和民间文化保护组织也会有目的性地开展地方戏与舞蹈艺术的结合,争取通过现代艺术来将地方文化进一步推广,也是普及地域特色、经典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有效途径。
    1.梨园戏身段与舞蹈创作的结合
     梨园戏是广泛流传于福建泉州以及浙江南部地区的一种戏曲形式,其历史至今已有八百余年,风格以典雅、细致、温柔著称。以南戏为基础,梨园戏中有很多值得一提的身姿、手势和步姿,都是现代舞蹈中常常结合运用的典型。例如在舞蹈作品《古戏梨园》中,很多舞蹈动作采取了梨园戏手势中的“兰花手”、“姜母手”和步姿中最常见的“蝶步”,借用手势、身姿和团扇来营造变化多端、清丽典雅的视觉感受,巧妙地融入了拱手、团扇掩面、碎步前行等戏剧身段语言来再现当年梨园戏的古典风情,使观者眼前一亮[3]
2.京剧身段与舞蹈创作的结合
京剧作为我国戏曲的集大成者,被誉为我国国粹之一。京剧中有着丰富的形象“生、旦、净、末、丑”以及复杂的程式化技巧动作,是后世舞蹈艺术创新和作品创作的学习借鉴对象。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很多演员的选择都是具有戏曲表演背景的,有的章节直接整段地展示戏曲武打,还有像“堂会”部分这样,采取现代芭蕾舞者表演戏曲中的水袖,通过芭蕾双人的阴阳水袖舞,一舒一合展现男女二人的柔情蜜意和难舍难分;《秋海棠》也在展现女生心理状态时运用了杨袖、抓袖的动作,还利用圆步走台来表明时间的流转,非常具有京剧特色;著名舞蹈作品《粉墨春秋》中的“踩跷”表演,也是非常典型的旦角基本功。此外,还有三人舞《遇》讲述的是京剧作品《三岔口》的故事,通过武丑两角色之间的武打动作和身段道具,体现二者的性格和人设差异,还加入了脚下动作较少的花鼓灯元素,将打斗的片段鲜明地突出出来,起到良好的舞台效果[4]
3.川剧动作与舞蹈创作的结合
川剧中的身段艺术有固定的表演程式,但是又不完全拘泥于形式,更显得自由、开放,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曾经上过春晚舞台的《俏花旦》和《百花争艳》都是川剧色彩浓厚的舞蹈[5]。《俏花旦》中主要借助运用花旦头顶的野鸡翎子,结合川剧中的甩翎子动作,展现花旦角色的乖巧伶俐,灵动活力。《百花争艳》其中很多动作借鉴了戏曲中的围、提、甩、拉等动作,将川剧水袖动作舞蹈化,把手上的水袖耍成了一幅“百花”盛开图,展现给世人与京剧不一样的水袖风情。滚灯与变脸、吐火并称川剧三大绝活,很多的舞蹈都结合了这三个元素,其中舞蹈《滚灯》讲述了师徒传承滚灯技艺的故事,演员们用非常标准的肢体动作和形态语言打动了现场的观众,给大家普及了川剧技艺中这一项艺术瑰宝。《茶倌》作为一部大学生获奖作品,原本是女子独舞的,但是后来在赛前改编中加入了男子耍枪花、刀花等川剧表演基本功,更多的武戏表演和川剧身段让舞蹈增添了生机和活力。
4.昆曲身段与舞蹈创作的结合
苏州市资深舞蹈艺术家马家钦女士通过十几年的探索,研究出了一种结合昆曲艺术特点的古典舞——昆舞。昆舞表演以昆曲“做、打(舞)”艺术为素材,《昆韵》是一部典型的昆舞艺术作品,昆曲手法非常明显,它的表现核心在于用意念引领神、韵、型,身段舞姿淑婉婀娜,动作非常的轻柔缠绵,手势手型精致如花[6]。《离合》取材自著名昆曲《牡丹亭》选段,其中采取了水袖、扇子、掩面等动作进一步展现女主角杜丽娘的含蓄和端庄,也渲染了离别时的悲凄气氛。
三、戏曲身段借鉴对舞蹈创作的价值和意义
1.培养舞蹈创作者的艺术感知能力,为其创作提供灵感来源
戏曲身段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凝结和沉淀,能够展现古典美和舞台身韵,能使人感知到一种不同于现代文艺的一种艺术品味,当其渗透进人们的思维意识后,会进一步引领社会审美的多元化以及提升,也能使舞蹈艺术家、学习者和观赏者对于中国戏曲文化加深了解和认知,提高自身的艺术感知能力和多元文化接纳性;戏曲文化中的具有特色的身段和表演程式也能为创作者提供更多的创作灵感来源。由于戏曲元素能加强当代舞蹈的人物形象的刻画和情感的表达,也能加深其对于艺术作品和人物形象的拿捏和理解。戏曲动作还能进一步开发创作者和表演者对于肢体语言的认知掌握范围,丰富其肢体表达的灵活性和敏锐度,为其创作出更多的优秀舞蹈作品打下专业基础[7]
2.为当代舞蹈创作注入更多民间元素,提供经典文化的养料
现代各种艺术形式都在不断朝着中国特色和民俗文化贴近,在国际上这也是一种不可逆的潮流方向,因此在舞蹈中更多地加入戏曲元素,如身段、舞美、音乐等,都是对于舞蹈艺术国际化和时尚化的一种促进,对于我国国内的舞蹈领域的创新和变革也是一次有力的推动和提升。作为经典文化之一的戏曲文化,要得到传承和发展,仅仅靠戏曲领域本身的表演者和爱好者远远不够,还要更多地以其他形式渗透到别的艺术领域和文化领域,互相融合、促进、创新和繁荣,开创我国文化、艺术领域的百花齐放之势[8]
【结语】:在当今社会,舞蹈艺术的创作不应该只局限于舞蹈领域,而是应当更多地向外探索和延伸,从其他的文化艺术领域做借鉴和学习。博大精深的地方曲艺是我国文化艺术领域的瑰宝,也拥有各种艺术形式可以不断加以吸收的元素,身段表演作为一种良好的艺术表现形式,可以深化情感表达、刻画形象和细节,不仅能塑造更加鲜明的表演主角,也能烘托气氛,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对于舞蹈艺术创作也能给予不一样的灵感,碰撞出不一样的艺术火花。
 
 
【参考文献】:
[1]段巧霞. 浅谈戏曲身段表演艺术[J]. 大舞台,2005,(02):46-47.
[2]朱婷婷. 浅析戏曲身段的表演形式及其艺术价值[J]. 戏剧之家(上半月),2014,(01):18+30.
[3]周晓君. 戏曲身段在舞蹈创作中的应用研究[D].泉州师范学院,2016.
[4]李娇璐. 探究中国戏曲艺术对中国舞蹈的影响[D].山东师范大学,2011.
[5]崇爱花. 戏曲身段在人物塑造中的作用[J]. 大舞台,2013,(02):13-14.
[6] 向云. 论戏曲旦角身段在舞蹈作品《青衣》中的运用[J]. 金山, 2011(3).
[7] 董南诗. 浅谈戏曲舞蹈对中国古典舞舞姿形态发展的影响[J]. 北方音乐, 2015(8).
[8] 柯雅维. 浅析戏曲舞台上的身段表演[J]. 大舞台, 2011(4):26-27.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基于用户视角的医疗体验服务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