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艺术期刊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资讯

论戏曲传统程式的美学神韵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9-13

论戏曲传统程式的美学神韵

——谈何小维导演的祁剧小戏《选村长》

郑玲--岳阳市艺术研究所

 


摘要:中国戏曲传统程式具有奇特的艺术魅力,它通过舞台表演中的虚拟性、程式性,把生活中的真实艺术化、美化、节奏化,最大限度地诠释着中国戏曲的美学神韵。青年导演何小维在“第五届湖南艺术节新创小戏小品”比赛中,导演的祁剧小戏《选村长》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在运用戏曲传统程式,创造性地演绎现代人物方面,做出了大胆的尝试与实践,并取得了成功。让我们欣喜地看到新一代导演的成长,看到了中国戏曲光明的未来。

关键词:导演艺术 湖南艺术节 传统程式 戏曲

中国戏曲传统程式艺术具有非常鲜明的特色,它的美学神韵无与伦比。如何传承并加以发扬,是值得当下艺术界思考与重视的问题。

业内人都知道,中国传统的艺术门类都有其程式,如:律诗、绝句、词等对平仄、韵脚、字数的严格要求,骈文的上四下六,书法、绘画的点线组合等都有一定的标准,然戏曲表演的程式更是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听觉最为直接的,它是一种偏重写意的艺术,是动作语言的艺术。戏曲动作包括外部形体动作和内部心理活动。戏曲舞台上,外部形体动作就是观众可以欣赏到的表演,它可以是日常生活中的开门、关门、上楼、下楼、划船,也可以是战场上的打斗、骑马、射箭、舞剑。外部形体动作可以表现环境,一桌二椅可以是战场上的元帅营帐,也可以是皇帝上朝,官吏审案,员外待客的厅堂。走一圆场就代表“人行千里路”,来一个趟马就象征着“马过万重山”,一个“三枪”,生活中两三个小时的宴席就过去了,走一个“挖门儿”,就是从前庭到了后院……戏曲的这种虚拟化,突破了舞台的限制,使得舞台的时间、空间被充分、灵活地运用,充满了艺术的广阔性。表演地点由剧情而定;外部动作可以刻画人物形象,用个性化的动作塑造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外部形象动作更可以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外部形体动作是内部心理动作的形象化,它的产生是因为心理活动和情感发生了变化,透过舞台上的表演动作,观众可以看到人物的思想感情,使之达到提炼主题,塑造人物的目的。有人说,守住了程式就是守住了戏曲。在我看来,这话是颇有道理的。

目前,表演艺术的重要性,舞台呈现的重要性,甚至传统戏曲美学都慢慢被挤到越来越边缘的位置上,我们的戏曲越来越只剩下一些空洞的概念。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是否具有创新观念成为评判戏剧艺术价值高低的重要标准,甚至是惟一的标准。很长时间以来,戏曲界习惯于请一些戏曲界之外,却在戏剧界掌握着话语权的人——那些有所谓“新观念”的人介入戏曲,“把玩”戏曲,“评判”戏曲,“提升”戏曲的价值,使戏曲走出原来的民间状态进入主流文化的视域,因而使很多戏曲本质的东西渐渐丢失,变写意为写实。特别是舞美,很大程度上将戏曲原本空灵的舞台变成堆砌繁杂的、以最大程度制约演员表演的笨拙实景,因而造成形式大于内容的感觉。观众看这些戏时,往往会在到底是话剧还是戏曲上犯糊涂。值得惊喜的是,在“第五届湖南艺术节新创小戏小品比赛”中,出现了一出特别的小戏,它就是永州市冷水滩祁剧工作室选送的祁剧《选村长》。这些年,写村长的戏多得不能再多了,但编剧蔡爱军选取了一个不俗的视角,即新、旧两个村长的竞选,新旧两种观念的对峙,新旧两种思想的碰撞,使这个戏赋予了新的思想性与艺术内涵。更难得的是青年导演何小维能站在戏曲的本体美学高度上作二度创作,在运用戏曲传统程式来表现人物,创造性地演绎现代人物方面,做出了大胆的探索与实践,使近似生活原生态的动作与整个程式系统有机结合,真正做到了和谐统一。

戏一开场,随着选委会主任根叔的一声喊:“郭家庄的乡亲们,开会选村长啰!”我们就看到几个叽叽喳喳的村姑,手执小板凳上场了。切别小看这六张小板凳,这正是小维导演的睿智,是现代极简主义美学与戏曲“一桌二椅”写意美学相结合的一种设计运用。接下来的戏中,他让观众过足了这六张小板凳的戏瘾:六张小板凳合在一起是演讲台;自由辩论是各自的小讲台;老村长唱“十年里青丝换白发”时,小板凳代表的是他十年来辛苦工作的汗水与成就;妇女们坐着时小板凳既是座椅又是群众对老村长十年给予恩惠的认可;生气时小板凳成为老村长内心情感崩溃时的支撑;结尾的全家福照相造型时,小板凳连成长凳又代表和谐一家亲的寓意。小板凳的运用完全是自由的,表达创作的全能戏剧观念,它达到的艺术效果远远胜过那些个宏大奢靡的舞美制作,是传统戏曲小中见大,简约而不简单的演剧美学追求。因此,一张小板凳的灵活运用,在这出戏中才会显得如此特别,让人过目不忘。在接近高潮戏时,作者安排了一村姑公公突发脑溢血急需抢救的情节,在新的候选人毅然宣布退出竞选,立即开车救人时,老村长在一番自省之后开始徒步追赶。在这场追赶的戏中,导演恰到好处地运用了传统戏曲中的圆场和生活化的身段设计来规定情境,表现人物,遵循中国戏曲的写意性原则。即:程式化、意象化、虚拟性,通过戏曲传统程式的现代运用,将舞台上演员的表演、内在神韵凸显出来。他用滚肚绝技、抖脸绝技、屁股路、转眼、抢背等表演,将祁剧的绝活巧妙地设计在剧情的发展中,时空转换中,也设计在人物性格的表达之中。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戏曲。它的时空处理,它的歌舞化程式化的表演、美学追求都充分体现其在现代戏曲中追求传统戏曲美学表现之神韵的目的。不难看出,导演的手段是现代的,秉承的神韵却是戏曲的。这个戏的价值在于导演在二度创作中就有意识地围绕戏曲表演的本位进行了程式化的追求,在情节设计中就预埋了程式化表演所需要的动作要素。在其表现主要人物犹豫、忐忑、感悟,最终做出决定时的内心世界以及其思想外化的过程中,无一不是合理运用戏曲程式(祁剧程式和演员的能力)来彰显人物个性,使作品站在戏曲表演本位上去表现人性,使主要人物在自我狭隘的空间中走出来,去反思、去追赶!该剧导演巧妙地运用这些传统戏曲的程式去刻画人物,使那个固守旧观念、为了面子不肯承认错误的老村长,在看到与自己竞选的玉兰为救人放弃竞选时,开始感悟自己,反思自己。在反思中他看到了自己的缺点,在反思中走出了自己的狭隘。于是,他要追赶。追赶新的观念,追赶新的人生。这不仅仅是为了戏曲本体,更是为了主题——走进阳光。所有这一切,便都是通过程式化的表演传递给观众的。这样的处理我认为是高妙的,它既守护了传统,发扬了传统,又在传统意义上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与创新。这是当今戏曲舞台上最难能可贵,最值得提倡与褒奖的。特别是当今的新一代导演,能像何小维这样对艺术特别执着,有思想,有追求,能甄别什么是真正的戏曲美学,不盲目追求时髦而有自己独到见解的年轻人,业界更应当加以关注。

小维说,通过传统神韵在现代手段的包装下呈现不同风格的艺术作品,这是他目前的一种追求。而这个戏他侧重放在了抒情叙事的结构上,而主题的高度、哲理的深度、技艺的精度都是他在二度创作中有意识的追求。他认为,一个民族需要反思,社会需要大众走进阳光。这是一种集体无意识也是人类的共性,也是艺术工作者的职责所在。而这个村长便是他们这个剧组借助该人物对这个社会的独特认识。

这,就是这个戏的独特之处,它是有一定思想深度的。而小维导演用程式化的戏曲艺术来加以诠释,无疑是精准的。它不但能一下抓住观众,更重要的是使这个戏的主题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升华。
程式是中国传统戏曲的瑰宝,也是其灵魂。中国戏曲历经千年流传,“通变”早已融入自身血液之中,善于继承传统,也很擅长吸收和创新。戏曲代表中国人传统的审美,沉淀了中国人千年的心灵世界,而地方戏更是凝聚了千姿百态的地域文化。在全球化大趋势下,文化的多样性需要民族文艺的坚守和创新。戏曲在当代的发展,就具有了在全球化背景下保持民族特性、弘扬民族艺术不可取代的价值。因此中国戏曲整体的写意性、程式性要保留,切忌盲目采用现代舞台声光电技术“大制作”,破坏戏曲的本质。地方剧种的个性和风格更应该像祁剧小戏《选村长》这样在创新中得到强化。

戏曲是一种综合艺术,更是一种创造性的艺术。好的剧本更需要好的导演来驾驭,来将作者意图准确无误地传递给观众。只有他们真正做到了珠联璧合,一个戏才能在舞台上大放异彩,才会吸引观众,我们的戏曲艺术才能得以繁荣。

戏曲里有中国文化的根,是中国人最后的审美家园。所有从事戏曲艺术的人当不忘坚守,并将它的美学神韵发扬光大!